正在阅读:985研究生来信:“我打败了那么多考试,却搞不定这个女人。”
分享文章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婚恋情感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985研究生来信:“我打败了那么多考试,却搞不定这个女人。”

原创 2022/04/08 00:00:00 发布 IP属地:未知 来源: 作者: 915 阅读 1 评论 18 点赞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752.jpg

收到一封985研究生姑娘的来信,看后很有感触,想和更多朋友一起解读。


信件内容如下:


娜姐,见字如面。


我今年24岁,目前在南方一所985大学读研二。


我小时候在农村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对妈妈没有什么印象,因为她和爸爸一直在外打工。


直到五六岁时,我好像才第一次对妈妈有清晰的概念——其实之前,妈妈过年也会和爸爸回来,但我不记得了。


我只记得,第一次确认她就是我妈妈时,是有点失望的。


因为我理想中妈妈的样子,应该是漂漂亮亮、开开心心的,但我的妈妈长得一点儿都不好看,而且看起来有点凶。


但是,不管怎样,有妈妈的日子,终究是好的。


虽然,妈妈对弟弟更亲,但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小伙们说:“我妈妈回来啦。”


那年春节过后,妈妈和爸爸又带着弟弟出去打工了。


直到我读初三,她才带着弟弟回来,然后在我们县城买了房子,当陪读妈妈。


就像五六岁那年的心情一样,最开始听说妈妈要回来陪我,我非常开心,到处讲给小伙伴听。


但真正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后,我才发现,她是多么难相处。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759.jpg

妈妈脾气非常暴躁,动不动就大发雷霆,对我各种语言训斥,说什么“不听话,不懂事,不感恩”“你看看爷爷奶奶把你惯成什么样子”“就是因为你们要读书,才贷款在城里买房子,你要是不好好学习的话,怎么对得起我”……


虽然,她也批评弟弟,但因为弟弟从小就和她生活在一起,他们的关系亲密很多。


犯了错,弟弟可以和她撒娇,而她也总是很快就原谅他。


我向来不知道如何与她相处,更不知道怎么讨她开心,她日常的语气和神态也总是提醒我——她讨厌我。


这让我一度非常厌学,甚至想跑回乡下爷爷奶奶家,不想在城里读书。


因为这事,我又被妈妈打骂一顿,还被贴上了“没良心”的标签,被她到处说给亲戚邻居听。


幸好我学习不错,我的班主任对我非常好,对我进行了心理辅导,并鼓励我只有好好读书,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
整个高中,我就是在这种“不愿回家,所以就拼命在校学习”的逃避中度过。


后来,我考上了距家1000多公里的大学读书。


那时候,我弟弟也考上了高中,妈妈总给我打电话发微信,说“你弟弟成绩差,将来肯定考不上好大学,找不到好工作,我和你爸爸必须要为你弟弟想好退路这样的话。


言外之意,就是我不能再给她“添乱”,也不能乱花钱,她要把钱攒下来,给我弟弟找工作和娶媳妇。


每当妈妈和我说这些时,我就特别难过:


同样是父母的孩子,我明明比弟弟更优秀,为什么她一点儿都不爱我?


这种“妈妈不爱我”的念头,让我大学四年,除了春节,几乎没有回过家。


我利用假期做兼职打工,赚生活费和学费,尽量少开口向她要钱。


我考研时,妈妈也是各种不同意,理由是我弟弟也考上了大学,学校不好,学费又高,我应该去赚钱养家。


最后,在我爸爸的支持,还有我哭着说“不花你的钱,我自己供养自己”的争吵声中,妈妈才默认了这件事。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06.png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10.jpg


读研究生后,我和妈妈的关系依旧没有缓和。


看到舍友的妈妈经常来学校探望她,母女两人就像姐妹,无话不谈,就连舍友和男友分手,她的妈妈也从东北赶来,买零食买衣裳,足足陪了她一周才回去。


我再次为自己悲哀:


和舍友相比,我就像是被母爱遗弃的孩子。


虽然不被妈妈爱,但我内心里还是渴望爱的。


孤独和伤心,让我去翻阅一些关于原生家庭的心理学书籍,我甚至尝试去理解妈妈。


比如,她从小不被珍爱,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,无形中也成了重男轻女的受害者,所以偏爱弟弟,不爱我。


比如,她和爸爸的感情不太好,她回来照顾我和弟弟后,爸爸在外面疑似出轨过别人,让她非常抓狂,但又没有办法讲给我们听。


再比如,我和弟弟都要读书,她的确压力很大,以至于在弟弟考上大学后,她又外出打工……


但是,这样的开脱,只是让我从远处对妈妈多了一些理解,依然无法从内心里和她亲近。


我看到她来的电话和微信,还是非常恐慌;


和她在一起,我不能放松,时常有抵触情绪;


我甚至觉得,一个妈妈都不爱的人,一定没有人爱吧,所以24岁了还不敢恋爱……


娜姐,今天给你写信,是想和你探讨:


我打败了那么多考试,为什么处理不好母女关系?


和妈妈关系不好,为什么让我觉得自己是罪人?


我要怎么提升认知,才能完成自我的救赎?


盼回复。
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16.jpg


以下是娜姐的回复:


感谢信赖。


回你的信件之前,先和你分享另一封来信。


这封信,是一个妈妈写来的。


她和你妈妈相同,也是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就外出打工,把女儿留给公公婆婆。


女儿15岁时,她结束打工生涯,回到故乡,但她的女儿已经完全生长成“不可控”的模样:


学习成绩一塌糊涂,和一帮坏孩子混到一起,抽烟喝酒早恋,动不动就偷家里的钱,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见陌生男性网友……


这位妈妈很痛苦:“我的女儿,怎么变成了这样?”


我给她的回复是:


每个坏孩子,都在以自暴自弃的方式,唤醒父母的关注。


这么多年,你缺席了孩子成长中最重要的童年和少年,你根本不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难堪,现在,是时候偿还这笔拖欠太久的亲情债了。


把你的孩子,当婴儿那样去爱,她才不会越来越坏。


不少父母,在孩子小时候,没有浇水施肥除草,到孩子大了后,又嫌弃孩子长得不够挺拔高大茂盛。


这真是太可笑了。


每个缺席孩子成长的父母,都欠了孩子一笔债。


这也是我要和你分享的第一个认知。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22.png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26.jpg


爱犹如积蓄,不爱就是债务。


父母和孩子的关系,藏在孩子6岁之前。


6岁之前,是儿童性格和人格发育的关键期,也是父母和孩子亲密关系的养成期。


你的妈妈,不仅错过了你6岁之前,而且错过了你7~15岁的少年时期。


尽管,就像很多在社会辛苦打拼的父母一样,她也有诸多不得已。


但她的确错过了你成长的关键期,的确没有给你足够的爱和温柔,的确亏欠你一日一夜的陪伴、一餐一饭的温暖,所以你们母女之间匮乏亲子关系的细节和纹理。


更要命的是,当你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她终于回到你的身旁,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缺席给你带来怎样的伤,也没有怀着弥补之心,去修复,去靠近。


而是用焦虑和指责、戾气和羞辱,把你推得越来越远。


作为妈妈,她其实先后两次抛弃你:


第一次,在你出生后,她离开;第二次,在她回归后,却没有给你爱。


亲爱的姑娘,这些都是事实。


只有承认了过往发生的事实,承认了妈妈对你的伤害,承认你们母女今天的关系,妈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你才能从负罪感中走出来,习得这样的认知:


爱与不爱,都不是一天造就的。


爱,就像储蓄。


每当父母对孩子多爱一点,他们就在孩子的心灵银行里,存了一笔钱。


那些爱孩子的父母,之所以能赢得孩子的爱和尊重,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储存爱。


而不爱,就是债务。


那些缺席孩子成长,或者即便陪在孩子身边,也整天对孩子攻击的父母,就是在孩子的心灵银行里,欠下债务。


孩子不爱他们,那是他们的因果。


这样的认知,有助于你进入思维的第二层。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33.png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37.jpg

这世上的母女关系,不止一种


中国的传统文化,有很多精华,但也有糟粕。


愚孝,就是其中一种令人厌恶的情感绑架。


这种绑架,不仅仅是“你不孝顺父母,你就是坏人”的社会评价,还包括“我没法和父母亲密,我就是坏人”的自我驯化。


亲爱的姑娘,今天我给你回信,就是要郑重地告诉你:


这人世间里,母亲和女儿的关系,不是只有“母慈女孝”这一种。


你之所以只看见这一种,是因为你在比较的执念里,选择性地看见了最令你羡慕的这一种。


母女关系,犹如很多亲情关系,在血脉和温情的面纱下,藏着很多撕扯和疼痛。


不少女儿,终其一生都无法和母亲亲密。


但这并不妨碍她们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

我认识的一个女作家,还有一位生了双胞胎的大学女教授,至今都无法和妈妈亲密。


但她们都成了很好的自己,也都在结婚生子后,成了很好的妈妈。


你看,我们和父母的关系,决定了我们的源头,却无法决定我们的归宿。


我们的归宿,是我们自己的成长和修行。


还有这一路修行中,播撒的善意,得到的善果。


你缺少父母陪伴,没有得到足够的爱,但你并没有成为不务正业的人,而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。


你接下来的人生,一定比我那个作家朋友和大学教授朋友更精彩。


因为,你纵然没有得到妈妈足够的爱,但你从未放弃成为足够好的自己。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44.png


微信图片_20220329134848.jpg

和解不是开脱,而是接纳实相


我在日常咨询中,见了很多无法走出原生家庭创伤的人,也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性——


不停为父母开脱,然后强行与父母和解,进而跌落自欺欺人的暗伤里。


父母伤害我,是因为他们也有很多不得已。


这句话的潜台词,是“既然父母很无奈,那我被伤害,就是应该”。


所以,“我就必须体谅父母,必须原谅父母,必须放下不满和仇恨”。


当亲子关系套上“必须”的枷锁,也就走进了绝望的死胡同。


多少人,一边自欺欺人地为父母开脱,假装完成与父母的和解,一边又跌落“我有罪,都是我不好”的自我嫌恶里,自卑自贱,自伤自毁。


没有什么是“必须”的,健康的关系首先是“被允许”。


我允许我自己承认,父母伤害了我;


我允许我自己暂时没有办法,和父母亲密;


我允许我自己可以讨厌父母的无理取闹,不可理喻,甚至屏蔽拉黑他们;


我允许父母是他们自己的样子,而我是我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;


我允许自己所有的情绪和感受自然显现,并察觉它们背后的因果;


我允许我曾经不被爱,但我更允许自己去爱,去探索,去追求,去建设。


当我们开始允许自己,好运就会悄然降临。


因为,这时候,不管他人爱不爱我们,我们都已经在自我接纳中,学会爱自己。


最后,和你分享伟大哲学家苏格拉底的一句话:


未经审视的人生,是不值得过的。


每个认真审视自己人生的人,都是可敬的。


最后,祝春日安好,未来可期。


微信公众号关注搜一搜处理好.jpg

扫码_搜索联合传播样式-标准色版处理好.jpg

已有0人点赞

自定义html广告位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